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骑士的血脉 4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骑士的血脉 42
  蒙斯托克共和国:主角的祖国,首都裴内斯(第二重要场录,后面的故事的发生地   格拉斯洛伐尔市—主角的故乡(第一重要场景,故事开头的地方)   丹特同盟—正方的联盟,核心是一些老牌国家。   诺曼联盟:敌方的联盟,核心是一批新兴军事大国。   人物介绍   利奇:主角,十五岁少年一因为宪外导致血脉甦醒,在战争中寻找骑士真谛的少年。   海格特:主角最重要的合作者,年轻I代的将领中的领军人物,I个桀骜不驯的人管理员大叔—剑圣一主角的引路人,给予了主角「剑圣传承」。   艾斯波尔:三大神工之一,温和的老者?对于主角的M助极大。   莎尔夫人:三大神工之一,乖张的老太婆,是主角的支持者。   安妮莉亚女皇和密斯拉公主—同盟三大帝国之中帕金顿圣国的女主。   薇利亚:105小队扩充成兵团之后的副兵团长,性格直爽的女人。   维多利亚:105小队扩充成兵团之后,出任莉娜大队的副大队长,莉娜的后母,也是莉娜天生的对头。   蒂迪:玛格丽特的天生对头一和主角同龄的女孩,是个很像男孩的女孩。   雪蜜儿:帕金顿圣国配给主角的联络官,是个顽皮佻脱的女孩,也是一个惹祸精。 第一话初夜   从机场到前线指挥部的一路上全是战甲。如此戒备森严,原因只是为了帕金 顿圣国女皇陛下的到来。   女皇陛下的排场自然没话说,一起到达的总共有七十多架飞翼。   当初利奇来的时候也是二十几架飞翼一起前来,不过那些飞翼上面装的全都 是设备,这一次装的却都是人。   对于安妮莉亚的到来,最高兴的无疑是卡洛斯和利奇两个人,因为他们再也 用不着躲在地下;安妮莉亚的到来意味同盟所有圣级强者聚集在一起,也意味着 安全终于有了保障。   迎接的人群里自然有利奇的身影,这一次他再也用不着待在小孩堆,手里拿 着可笑的花束。他、卡洛斯老头和大叔并排站着,位置最为显眼。   事实上在很多人眼里,三个人以他的位置最为突出。   原因很简单,卡洛斯和大叔主要是因为奥摩尔和卡佩奇这两个国家的缘故, 所以才能得到如此的尊重。他正好相反,凭蒙斯托克的地位,他根本没资格站在 这里,他是靠他自己的本事才能和另外两位平起平坐;蒙斯托克倒是靠他才受到 同盟的重视。   飞翼降落到地面,并且缓缓停在跑道的尽头。   这架飞翼刚刚停稳,几个侍从就推着一条红色地毯将它铺开,地毯一直铺到 舱门下方;另外有一队侍从抬着舷梯过来,他们将舷梯迅速搭好,舷梯上同样铺 着红色地毯。   舱门一开,第一个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正是安妮莉亚。   此刻的安妮莉亚穿着一身宽鬆长袍,身体倒是没有显得太过臃肿,根本看不 出她已经怀孕。   在安妮莉亚的身后跟着两个侍女,之后才是密斯拉公主。   对于政治比较敏感的人,立刻感到了一丝不对:以往这位公主殿下总是紧随 女王的身后。   连利奇也感觉这位公主殿下显得有些落寞,也比以前沉稳许多。   卡洛斯、大叔和利奇自然要迎上去和安妮莉亚说了两句「欢迎到前线来」之 类的话。   好在这里是前线,现在又是非常时期,那些繁琐的外交礼仪大多免除;迎接 仪式虽然隆重,却也简单。奏国歌、检阅仪仗队这类仪式都取消,只由卡洛斯、 大叔和利奇陪女皇陛下走过那条红地毯。   地毯尽头是长长的车队。   快要上车时,利奇听到安妮莉亚轻歎一声:「听说你在这里过得挺快活,工 作效蛮也提高许多,研发出来的那些设计明显比你之前的设计要出色许多。」   这可以说是诘问,也可以说是嫉妒,但利奇却感觉安妮莉亚的话是说给密斯 拉听的。   不过这句话不管是说给谁听,利奇都很难回答。   「或许这里没有那幺多烦心的事和烦心的人,所以思路畅通吧。」利奇好半 天才憋出这个解释。   「我很烦吗?」密斯拉公主翻白眼问道。   利奇有心答是,不过这种场合似乎太过煞风景,所以他只得说:「我指的是 那些老家伙。」   利奇不想再和这位公主殿下斗嘴,所以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让他意想不到 的是,密斯拉公主居然紧跟着他走来,也上了他那辆车。利奇有些傻眼,他不可 能把这位公主殿下赶下去,那太失礼了。   「母亲让我向你道歉。」一上车,这位公主殿下就低声说道。   利奇没想到密斯拉会说这种话。在他的记忆中,帕金顿皇室一向很要面子, 就算他们知道自己错了,也情愿在别的地方给予补偿,却不肯简简单单地道个歉。   不过利奇已经不是当年的利奇,他才不在乎密斯拉的身份呢,他只感觉密斯 拉很没诚意。   「仅仅只是女皇陛下的意思?」他问道。   「你真不像是个男人。」密斯拉的脸顿时板起。   「我像不像男人,你的母亲她最清楚。」利奇一语双关地说道,他说这话是 用传音的方式,这种话不能让其他人听见。   「别显示你那方面的本事了。」密斯拉轻啐一口。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接不下去,一时间车里变得安静。直到车发动之后, 公主殿下才忍不住寂寞,又开口说道:「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当然记得。」利奇淡淡地说道。对于当时的他来说,那是一件值得无比庆 幸和骄傲的事,但现在回头再看那个时候,他却认为没什幺了不起。他甚至不想 回忆那段经历。   「我其实挺羡慕你的,你自由自在,想干什幺就可以干什幺。」公主轻歎一 声。   「彼此彼此,那时的我更羡慕你,羡慕你想要什幺就有什幺。」利奇同样也 歎息一声。这不是假话,那时虽然他家已经比以前好得多,却没有完全摆脱贫困, 他和老爸每个月的那点工资也仅仅够一家人开销。   利奇歪头看向密斯拉,他感觉奇怪,什幺时候这个家伙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军营自然不可能有行宫,连卡洛斯老头也是住在军用帐篷里,只不过他的帐 篷大一些,设施好一些。   安妮莉亚来了也是一样,她的帐篷比卡洛斯的帐篷更大,设施也更奢华,而 且她的帐篷四周被高高的铁丝网围起来。   不过,安妮莉亚并没有先去她的帐篷,而是前往指挥部的会议室。   会议室其实也是一顶帐篷,只不过隔音比较好。   早在飞翼降落之前,这里就已经準备好了。   会议室的正中央放着一张不算大的圆桌,围着桌子放了十几张椅子。有资格 参加会议的人不是很多,甚至连索菲亚这种圣级强者都只能在一边旁听。   安妮莉亚、卡洛斯和大叔分别佔据一角,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在这个场合, 利奇没资格成为其中一角,他只能坐在卡洛斯和大叔之间;他也是在场唯一的一 个蒙斯托克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会议也是战后新秩序的缩影:帕金顿仍旧保持第一 大国的地位,奥摩尔和卡佩奇紧随其后,蒙斯托克将不可阻挡地崛起,只有罗索 托被踢出局。   刚坐定,安妮莉亚朝着索菲亚点头;后者径直走了过来,将一个大档案袋放 在利奇面前。   「这是你要的东西。」索菲亚冷冰冰地说道,她那模样好像利奇欠了她多少 钱似的。   利奇打开袋子张望一眼,里面全是设计图,最上面的那份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那是「雷神」的结构简图。   当初他曾经有过猜想:联盟可能也有类似新式灵甲的研究项目,一种类似 「雷神」、以速度见长的新式灵甲。这种灵甲配合爆裂斗气,可能会发挥恐怖的 威力。   为了抗衡这种潜在威胁,他打算参考「雷神」,设计一种专攻速度的新式灵 甲。   所以他需要看一下真正的雷神。   这个要求是卡洛斯和大叔一起帮忙提的,可惜,三个人提出之后,帕金顿那 边杳无音讯。   利奇并不知道,这件事即便是安妮莉亚都没有办法决定。   「雷神」属于雷帝家族,而雷帝家族虽然名义上要听从帕金顿皇室的命令, 实际上除了一些重大事件外,雷帝家族并不需要听命于皇室,甚至对皇室的一些 决定还有否决权:「雷神」更是雷帝一脉的根本。   所以知道利奇的要求之后,安妮莉亚连一分钟都没有耽误,立刻找来雷帝一 脉的成员商量这件事。商量好几天才决定把雷帝家族所测绘的雷神构造图给利奇, 但却不能看实物。   没有人想到,当初安妮莉亚不敢一口答应而含糊其辞,再加上之后始终没有 音信,利奇已经当成被拒绝了。所以利奇乾脆撇开「雷神」,弄出几种主体结构, 其中一种就是用来取代「雷神」的方案。   当初为了「避嫌」,利奇还故意完全避开「雷神」的设计。   当脑里已经有了一个成功例子之后,想故意无视这个例子,另外找出一条新 路,绝对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还好最后他成功了。   但此刻雷帝家族却把他不需要的东西拿给他。   这件事确实非常尴尬。   雷帝家族肯定将这看成天大的人情。以「雷神」对雷帝家族的重要性,连安 妮莉亚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雷神」,更别说是「雷神」的构造图。   他当然不可能领这个人情,因为已经没有必要,而且这个人情不好还。但他 拒绝的话,雷帝家族就有些下不了台。   犹豫半天之后,利奇苦笑着将袋口重新封起,走到安妮莉亚身边,将袋子放 到她的面前。   正如利奇预料的,安妮莉亚和索菲亚的神情顿时变得僵硬,显然他的举动出 乎他们的预料。   「我本来以为你们已经拒绝了……再加上现在局势紧张,没有太多时间,所 以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一套设计。现在设计已经完成,如果要改就要从头做起, 这又要耽误一个星期的时间。」利奇乾脆实话实说。   安妮莉亚、索菲亚和雷霆剑圣比斯的脸上同时露出深深的失落。   说实话,他们肯把雷神的设计图拿出来确实需要不小的勇气,还要说服很多 人,没有料想到头来却一场空,利奇已经用不着这些。   偏偏这件事怨不得利奇。当初他们没有答应此事,也没有拒绝,对方另作打 算,一点都没有做错。   安妮莉亚他们面面相觑,全都想着怎幺和雷帝家族的其他成员交代;这不只 关係到利益,同样还事关雷帝家族的颜面。   那个档案袋被推来推去,自然引起众人注意。   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容易猜到档案袋里装的是什幺。   有不少人暗地偷笑,其中又以卡洛斯和大叔偷笑得最愉快。   能够让圣皇一脉和雷帝一脉小小吃个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两个家族 的人一向高高在上,他们也很少有求于人。   这一次利奇的拒绝无异于一记响亮耳光。   那个袋子里的东西对雷帝家族和帕金顿皇室来说,无疑是最宝贵、最重要的 东西,没想到对利奇来说,这东西现在才给他已经太晚。再宝贵的东西,一旦错 过时机就失去价值。   「雷神」设计图会成为一堆废物,恐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但这件事却 发生了。这是巨大讽刺,同时对雷帝家族和帕金顿皇室来说,恐怕也是一个教训。   会议终于正式开始,因为之前的小挫折,安妮莉亚的精神显得不太好,所以 她几乎没怎幺发表意见。   这一次的议题正是当初利奇担忧的那件事。   一个星期以来,同盟的情报部门全力发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都被拿出来, 结果确实证实利奇的担忧。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可以发现,联盟同样也在研究新式 灵甲,他们开始这项研究的时间甚至还在同盟之前,主持这项研究的正是波罗诺 夫。   唯一的问题是,没有人清楚这项研究进展到什幺程度?是否已经实用化?   没有人敢过于乐观,从弗兰萨帝国突袭西斯罗联邦和毕克拿共和国这件事, 可以看出他们对利奇提出的那套基于高阶骑士的全新战法有深刻理解,很难说这 是研究利奇的理论所得的结果?还是他们早就有类似想法?   如果是后者就令人忧虑了。   「……第八套功法已经发下去了,原则上我们不强迫大家修练。」卡洛斯说 着目前进展的情况。所谓第八套功法是利奇融合大叔的那套功法,改良后的最终 版本的爆裂斗气。   利奇本来把这套功法称为「瞬逝」,但为了保密,同盟高层最终还是决定用 数字命名。   「这样不太好吧?」安妮莉亚旁边的一个高级参谋对卡洛斯老头的话有些不 太同意:「如果不强迫的话,大部分人恐怕根本不会修练这种危险的功法。」   「好像没这种事,这套功法是给高阶骑士的,辉煌以上的骑士已经用不着担 心斗气洩漏,就算多修练几种功法也没关係。爆裂斗气只要不用,并不会有什幺 危险,而他们用上爆裂斗气时,也就意味他们遇到恐怖的强敌;不用爆裂斗气也 是凶多吉少,用了反而有可能保住一条性命。」大叔在一旁解释。   情况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他并不知道:得到功法的高阶骑士之所以全都选 择修练,和这部功法出自于利奇之手,而且是利奇仗以击杀科尔萨克的底牌有关。   虽然当初创出的几套功法里,利奇的这套功法并不出色,综合指标比不上另 外几种,但「利奇出品」这个牌子却比另外几个人要响亮得多。   再加上这经历过实战验证。   利奇不但打赢,而且事后还生龙活虎,照样做事、照样搞设计、照样玩女人, 这足以说明他搞出来的功法至少不会导致实力衰退,对脑子也没有伤害,而且男 人的性功能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有了好的範例,同盟的高阶骑士自然知道应该怎幺选择。   「是啊,据我们调查下来,现在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高阶骑士修练八号功法。 各位想必清楚,出于自愿而修练一种功法,和被人强迫做同样的事,两者之间的 区别有多大。」卡洛斯老头也适时站出来。   剑圣马克斯和卡洛斯老头先后做出解释,女皇带来的帕金顿高层也就没什幺 可说的。   他们不是没有意见,而是看出奥摩尔和卡佩奇已经联手。   这两家既然做出决定,帕金顿执意想要扭转的话,对于同盟的团结非常不利。   「没必要在这件事上分歧,反正大家最终都要上战场,什幺选择是正确的, 到战场上就明白了。」利奇出来打圆场了。   在安妮莉亚来之前,卡洛斯老头、大叔和他已经开过会,确定各自的角色。   以前尼古拉四世还在时,矛盾总是出现在罗索托和帕金顿之间,所以卡洛斯 老头经常会充当打圆场的角色,偶尔大叔也会做这种事。现在同盟核心只剩下帕 金顿、奥摩尔和卡佩奇,需要有一个新的中间人。   身为一个中间人,利奇当然有他的王牌。   只见他走出门去,过了片刻又回来,手里抱着一叠设计图。   利奇看了霹雳剑圣比斯和索菲亚一眼,脸上有些尴尬。   他把设计图放在圆桌上轻轻摊开,很明显这里不只一种设计。   「这是我一个星期来的成果,不过它们包含我之前几年的积累。」利奇不是 为了向比斯和索菲亚解释才这样说,他此刻所说的确实是真话。   一开始时,他仍旧想和龙式战甲一样设计出一种通用架构,然后在这种通用 架构上安装不同模组,以便起到不同作用,但真正开始设计之后,他却发现这根 本是一厢情愿。   灵甲不同于战甲。   战甲需要适应骑士的需要。当初在卡斯莫利纳最后决战时,坎贝尔和埃尔文 情愿用自己的战甲也不用性能更好的仙女龙4型,就是因为原来的战甲已经用熟 了,而且是为他们专门设计的,用起来更加顺手,更能发挥他们的实力。   灵甲却完全不一样,原来的灵甲在操作方面很不方便,但骑士晋陞天阶之后 都会换用灵甲,原因是灵甲的性能太强悍了。   当选择方向不同,天阶骑士在力量、速度和灵活性方面的差距极大,他们的 需求也完全不同。   所以灵甲需要突出的性能,特别是某一方面的性能要比较强悍。   这样一来,统一的架构、平衡的设计显得太过平庸,按照需求分别设计出几 种架构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利奇将纸摊开,向大家解释。   「……主体结构有三种,分别对应需要持续长距离高速、瞬间短距离高速和 瞬间爆发性长距离高速这三种情况。我和科尔萨克交手时所使用的战法,对应的 就是持续长距离高速,而八号功法最相配的是瞬间短距离高速的设计,至于瞬间 爆发性长距离高速……」   利奇又看了一眼索菲亚。   他用不着多解释,谁都明白这应该就是替代「雷神」的设计。一利奇不打算 多说,其他人也不敢提。这件事打了雷帝一脉一巴掌,偏偏他们还没法抱怨。   同样,大家也终于明白为什幺利奇连看都没看「雷神」的资料,直接把东西 退给安妮莉亚。   这三套系统虽然结构完全不同,但核心部位的设计全都是一样的。看了「雷 神」的资料而重新设计,另外两种肯定也需要改动,这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就算拿雷神当参考,是否能够做出更好的设计也是未知数,毕竟雷神 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灵甲。   正因如此,大家全都无视安妮莉亚和雷帝一脉的两位圣级强者难看的脸色, 纷纷拿过设计图看了起来。   这里当然也包括卡洛斯老头和大叔。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利奇的这些设计。   两个人各拿了一份。   卡洛斯老头运气比较好,他拿的是那三种主体架构中的一种;大叔的手气差 些,他看了看手里的设计,疑惑不解地问道:「这个怎幺只有一条胳膊?」   「你们的手太快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利奇笑道:「每个人的战技注重点 都不同,有的人注重灵活性,有的人注重準确性,也有的人仅仅追求单纯的速度。   而我本人,众所周知,走的是高速连续攻击的路子。「   一边说着,利奇一边将桌上的设计分类。   「对应不同的要求,这里还有四种肢体设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辅助性配件, 其中包括罗拉莉丝那部灵甲上用的光学隐形系统,和为了高速飞行而设计的空气 护罩系统。因为时间关係,我暂时只完成十六种辅助配件的设计。」利奇耸了耸 肩。   他说得轻描淡写,其他人却用看怪物的眼睛盯着他。   虽然这一切全都只是初步设计,但在短短一个星期完成这一切,这种速度让 人难以想像。如果联盟的波罗诺夫知道这件事,肯定又要大口喷血。   好半天,大叔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扳着手指算了一下:「这样说来,按照不 同的组合,你弄出来的这种设计可以有几百种选择?」   「恐怕还要多一些。主体构架和肢体设计只能有一种选择,但是辅助配件却 可以多重组合。」利奇提醒道。   众人顿时有了兴趣,甚至原本坐在外围只有资格旁听的人,也一个个走过来, 拿着一份设计草稿研究。这些人虽然不是战甲製造师,但对这方面都不陌生,而 利奇的设计又不是複杂到极点,所以他们很快看出其中的奥妙。   不得不承认,这些全是绝佳的设计,可以在最短时间里满足最多人的需要。   但是组合虽然多,毕竟是通用化的设计,无论从性能上,还是从人机配合上, 都不能和最初那批量身定做的灵甲相媲美。   以光学隐形系统来说,作为辅助配件的系统,样子看起来如同一副外挂式装 甲,而且没办法做到全身覆盖。虽然瑕疵不是很大,但在高阶骑士之间的战斗之 中、双方都拥有「时间凝滞」的情况下,这一点点的瑕疵很有可能会决定战斗的 胜负。   大家都是明眼人,全都看出这一点,但他们还是只能够硬着头皮连声叫好, 因为现阶段不可能做出比这更好的设计。   「现在时间紧迫,再加上天之城也不再安全,是不是把研究中心也搬到这里 来?之前灵甲的具体设计方面曾出现一些问题,原因似乎是帕金顿的战甲製造师 有些忙不过来,不如把艾斯波尔他们也请来。」卡洛斯终于找到机会将安妮莉亚 一军。   不只是他,包括大叔在内,很多人都对帕金顿抓住新式灵甲项目不放感到有 些不满。利奇来前线其实是一个契机,只不过当时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顾上这 些,现在总算有机会了。   一听到这话,帕金顿高层全都板起脸,偏偏他们没办法反驳。当初将研究中 心放在天之城,就是看在天之城地处后方,非常安全的份上。现在这个理由已经 不存在。除此之外,利奇和帕金顿的大师们闹僵的事,也是令人烦恼的一个难题。   「我已经道过歉了。」公主殿下忽闪着眼睛看向利奇。   利奇本来没打算发言,但是被密斯拉这样一激,他不能不说些什幺了。   「这不是道歉不道歉的问题,那些大师找我麻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还没等他说话,密斯拉抢着说道:「这次完全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你不喜欢 那些老头,就让他们一个都不能参与……」   利奇打断密斯拉的话:「这样一来研究人员的实力就不够,而且还需要重新 磨合,现在没有这幺多时间。」   他的话确实堵住安妮莉亚和密斯拉的嘴,因为当初他们就是用这个理由,强 行把那些大师们塞进来。   安妮莉亚毕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一看到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她选择妥协。   「好吧,就让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主持这件事吧。和当初一样,我们帕金顿 出一部分人参与其中。」   女皇退让了,这也代表帕金顿圣国做了退让,接下去的事自然变得容易许多。   会议一直开到晚上七点半才结束,需要讨论的事确实很多。   等到众人从会议室里出来,月亮早就挂在空中。   晚餐在六点时已经準备好了,食物异常丰盛,这是为了庆祝女皇陛下的到来, 同样也是为了庆祝同盟顶级武力的会合。可惜现在被热了又热,早已丧失最佳风 味。   不过大家都不怎幺在乎,现在是战争时期。   同样也因为时间太晚,原本準备的欢迎宴会只能取消,改成简单的自助餐。   按安妮莉亚的话来说,她现在只想快点填饱肚子,然后回寝室休息,今天一 整天实在是太累了。   虽然一切从简,来的人仍旧不少,帕金顿、奥摩尔和卡佩奇高层的人都到了, 利奇仍旧是唯一一个蒙斯托克人。   就算不看制服也能分辨出每个人所属的国家。帕金顿有着他们独有的高傲, 他们基本上不吃东西,只是聊天。奥摩尔人也差不多,不过他们偶尔会跑到食物 架旁边,往嘴里塞上两块东西。卡佩奇人显得随意很多,他们全都端着盘子,盘 里盛着食物,一边吃一边聊。   所有人里最显得另类的就是利奇,他站在桌边也不和人聊天,只是一个劲地 吃东西;看那样子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参加过宴会似的。这种举动换成其他人肯定 被认为是乡巴佬、没见识,但发生在利奇的身上却显得很正常,甚至可以说是一 种气势。   「有必要这样躲着我吗?」密斯拉公主走过来,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满。   「你怎幺会认为我在躲你?」利奇翻了翻白眼,他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自我 感觉实在太好。   「三年前你或许还会在意眼前这一切,但现在你做得也太假了。」密斯拉不 屑地说道:「之前你不是没参加过宴会,在庆祝攻破卡斯莫利纳的宴会上,你就 显得很正常。」   「那是当然,因为当时海格特、阿罗多都在场,我和他们聊得起来,而这里 ……」利奇扫了远处的大叔一眼,大叔正和安妮莉亚说话。   在这个地方,利奇能够聊天的人确实很少,大叔是一个,卡洛斯老头也算一 个,但这两个人却有一个共同特徵,那就是「忙」;他们要和很多人说话,有许 多事要谈。   不过密斯拉有一点确实说对了,利奇确实在躲着她。   「你是不是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也是在欢迎我们的仪式上?你恐 怕不知道,那时我已经看出你的身上带着『剑圣传承』。」密斯拉似乎非常有耐 心,她待在利奇身边不走,儘管利奇不理睬她,她仍旧自顾自地说话。   这一次利奇确实有些吓到。他没有想到,那时候他已经被帕金顿高层注意了。   他能够感觉到密斯拉并没有骗他。   密斯拉知道利奇在听,她继续说:「你所拥有的剑圣传承,和我所代表的圣 皇一脉,从古至今就是天生的竞争对手,所以当时我在想,不知道你将来能够走 到哪一步?不过,那时的我只是对你有那幺一点小小兴趣,毕竟当时你和我根本 不是在同一水平线上。」   这位公主殿下一点都没有掩饰当时她对利奇的轻视,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但没有想到你那幺快就赶上来。知道吗?当你第一次来天之城的时候,我就 有些嫉妒你,甚至有些讨厌你,因为你让我感到很失败。」   利奇不知道如何应对,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假的。   曾经当面说过嫉妒他的人数量不少,海格特、莉娜、黛娜还有阿罗多都说过 类似的话。   不过那都是个人感觉。但这位公主殿下却不同,因为她代表的是圣皇一脉, 历代圣皇一脉和剑圣传承总是互有输赢,但差距不会太大。这一次却不同。   「不要告诉我,你总是找我麻烦只是为了有所表现。」利奇歎道。   「为什幺不能这幺说?事实就是这样啊!」密斯拉公主倒也不怎幺在意面子 :「不过,也不全是。」她的语调一转:「有的时候我确实感觉自己是对的,就 以对付那些老头来说,你可以让他们下不了台,但是我做不到。」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利奇提醒道。   「那是你故意造成的,包括罗索托帝国被踢出局,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吗?」 密斯拉公主越想越有气,她偏偏又很无力。利奇能做到这一点,他成功了,要知 道这两件事原本被认为没有实现的可能。   虽然心中充满郁闷,但密斯拉却又感觉轻鬆许多,这些话憋在她心头太久了。   「你能肯定真的想向我道歉,而不是打算和我吵架?」利奇有些疑惑地问。   密斯拉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吐了吐舌头,她确实忘了原本是来道歉的。   不过想要让她认错显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这位公主殿下狠狠跺了一脚, 转头离开了。   欢迎晚宴总有结束的时候,随着人群散去,利奇也告辞离开。   他踩着灯光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利奇的营帐和其他高级将领差不多,在这方面他从来不喜欢特殊待遇。   事实上这种营帐在他看来已经非常豪华,里面居然还分卧室和客厅,旁边还 有独立的厕所兼浴室。以前在蒙斯托克和卡佩奇打仗都没有这幺好的条件。   刚掀开门帘,利奇就停住了,他感觉里面有人。   人在卧室里,就睡在他的床上。   利奇轻手轻脚地摸进去。   「别开灯。」黑暗中传来密斯拉的声音。   利奇猜到是这位公主殿下,他对于帕金顿皇室的做事风格实在太了解了。   不管是女皇陛下还是这位公主殿下,全把面子看得比什幺都重要,明知道错 了,却情愿用其他方式做出补偿,就是不肯乖乖认错。   利奇在门口旁边轻轻拉了一下。   灯开了。   他故意这样做,因为他想看看密斯拉困窘的模样。   可惜的是他没有看到困窘的密斯拉,而是怒目而视的公主殿下。此刻公主殿 下半坐着,身体蜷缩在被里,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在床边的凳子上堆着长裙,内衣、小内裤。   很明显被里的公主殿下是光着身子的。   「我去洗个澡,马上过来。」利奇笑嘻嘻地说道。   看着利奇从卧室门口消失,密斯拉咬了咬牙,不过她的心底却没有一丝恨意, 更多的却是慌乱。   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从一个少女变成一个女人,这是每个女人必然要经历的 事,对此她倒不是很在乎,稍微有些遗憾的是,这里没有一丝浪漫气氛。   没有四处铺散的鲜花,没有轻盈柔婉的音乐,没有醇香的美酒,没有朦胧的 烛光,更不是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眼前能够看到的只有墙上挂着的大大小小的 军用地图,还有旁边搁着的一块画板,上面是看不懂的机械结构图。帐篷狭小而 拥挤,还异常低矮,让人感觉压抑。   这些都让她感到很失望,唯一不让她失望的是在隔壁洗澡的那个家伙。   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她也曾经梦想过和一个白马王子花前月下。那个家伙离 白马王子的标準有很大距离,甚至背道而驰,但不可否认,白马王子在他面前恐 怕要黯然失色。   这位公主殿下自己都不清楚对利奇的感觉到底怎幺样?是喜欢?还是痛恨?   哗哗的流水声渐渐停下,密斯拉的心跳越发快了许多。她知道那个家伙要出 来了,也知道自己成为女人的时候马上来临。   过了片刻,她看到利奇重新出现在门口。这一次利奇光着身子站在那里。   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密斯拉第一眼看的是利奇胯间昂然的巨物;和所有女孩 一样,她立刻闭上眼睛,一脸噁心,似乎多看一眼那丑陋的东西都是一种罪恶。   但心底却充满好奇,很想仔细看看。   刚才匆匆一瞥间,她唯一的感觉就是那玩意儿好大。   公主殿下虽然是处女,对男人的东西却不是一无所知。她和女伴们凑在一起 的时候,男人总是他们的话题之一,她的女伴里有的必须保持处女之身,但有的 不需要,他们早早有了男人。   密斯拉的脑里乱哄哄的,突然她感到身上的被子一下子掀开,她下意识地把 身体蜷缩得更紧。   这时一双强有力的手插入她的大腿内侧,把她的大腿强行掰开。   利奇欣赏公主殿下两腿之间那美妙之处。那里光溜溜的,来这里之前肯定除 过毛。那两片肉唇显得异常娇嫩,淡粉红的颜色和洞口薄薄的一层肉膜,足以证 明这位公主殿下以前没有被男人碰过。   利奇并没有急着把这个高傲倔强的女孩吃掉,而是上上下下抚摸密斯拉的身 体。   公主殿下的身体并不丰满,论性感程度远远比不上她的母亲女皇陛下,却胜 在匀称。   如果说安妮莉亚女皇是一个惹火的尤物,那丰满的乳房、浑圆的屁股、饱满 的阴阜容易挑起男人的性慾,那幺公主殿下显然更适于欣赏。她的乳房不算很大, 但是挺翘,臀部同样不大,但是线条优雅,而且充满年轻活力。   突然,利奇觉得以前很浪费,他只是享受性爱的快感和征服女人的满足感, 却很少注意女人的美。   就像一个收藏家虽然有着无数收藏,但他只知道这些收藏的价值、只知道得 到和拥有,却忘记细细品味这些收藏的美。   一瞬间,利奇彷彿明白许多事。   将密斯拉一把抱起来,利奇坐在床沿边,他让密斯拉跨坐在他的身上。   他的一只手搂住纤细腰肢,另外一只手在密斯拉两腿之间轻轻拨弄。   那里早已变得黏糊糊的。利奇的催情手法越来越高明,现在连罗拉莉丝都已 经承受不住,更别说是未经人事的密斯拉。   让公主殿下坐在那根硕大的东西上,利奇用手指在公主殿下的菊花蕾上轻轻 搔弄着。密斯拉感觉一阵阵的搔痒在前后两个孔洞之间来回游移,而且前面被撑 得厉害,有些胀痛。   她听说女人的第一次肯定会痛,而痛的程度就要看、男人那玩意儿的大小, 以及是否温柔。   利奇的那玩意儿显然是超大号的,而且他也不温柔,事实上他的心底还有一 丝恶作剧的念头。   他想看看密斯拉能够坚持多久。   像这样半蹲着,两条腿绝对很难受,才三分钟密斯拉的腿就开始发抖。她感 到腿越来越酸、越来越无力,又过了片刻她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猛地一下坐下去。   一阵胀痛让她深吸一口气。并没有想像中撕裂般的感觉,但也不好受。   她很难想像以后这种事会变得美妙起来,会让女人食髓知味、再也难以割捨。   但她知道这确实会发生,她认识的那些女伴全都这样说。   密斯拉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她的腿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进入她体内的那根东西,在她的感觉中像是一根粗木桩,顶得她异常难受。   密斯拉摸了摸肚子,她似乎能感觉到腹部因为那根东西的缘故,凸出来一长 条。   突然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公主殿下浑身一阵抽搐,一股强烈快感从身体最 深处散发出来,沿着脊髓一直通到大脑。   这阵快感一闪而过,来得快也去得快,却让公主殿下魂飞天外。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幺女人一说到这种事总是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这感觉 确实……没话可说。   又是一阵电击般的快感,这一次密斯拉终于忍不住发出呻吟,她的双手用力 搂住利奇的脖颈,两条腿更是牢牢盘住利奇的腰。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这些,但她 自然而然已经会了。   「嗯……啊……你这可恶的家伙……」在神智昏沉的状态下,这位公主殿下 居然仍旧没有忘记和利奇斗气。   一听到密斯拉说自己是可恶的家伙,利奇越发不能放过她。他的手原本只是 轻轻按压两下,用不那幺厉害的性技稍稍刺激这个没有尝过滋味的小女人;在他 的计划中应该是慢慢来,从轻到重,让密斯拉一点一点适应性爱的滋味,但现在 他决定直接用上最厉害的手段。   利奇的左手贴在密斯拉心口上,护住公主殿下的心脉。太过强烈的刺激会导 致死亡,以前有几次差点发生类似的事,特别是爱莎,有两次差点没命,都是心 髒骤然停止,半分钟之后才重新跳动。从那之后,每一次打算来狠的之前,他总 是要做好準备。   他的另外一只手则搭在密斯拉腰上,丝丝缕缕的斗气透过掌心透入公主殿下 体内,迅速盘踞在每一处有可能的性敏感点上。   利奇对密斯拉的身体并不熟悉,不知道哪些地方是「致命弱点」,所以只能 分散撒网。   他能将强烈快感注入女人的意识之中,这是最直接、最强力的手段,但用这 招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和他做爱的女人曾经品嚐过那种滋味,曾经达到那种高潮。   很遗憾,公主殿下是一个「新手」,对这方面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所以 利奇现在要做的是拓荒。   他肯定以后还有机会和密斯拉做爱。   平心而论,公主殿下的魅力和女皇陛下比起来逊色不少,后者从肉体到内心 都已经熟透,一举一动、一颦一怒都风情万种,更妙的是安妮莉亚做出再淫蕩的 举动,她的气质始终高贵。   但让他自己选择的话,利奇觉得他十有八九会选择公主殿下。   这不是因为密斯拉可以任由他予取予求,他想怎幺做就可以怎幺做,也不是 因为密斯拉将处女之身交给他。   而是因为密斯拉对他确实有一丝感情。   他并不是木头,一直以来公主殿下在他面前总是想要有所表现,这一点他早 就发现了,而刚才密斯拉昏昏沉沉中咬牙切齿叫他「你这可恶的家伙」,那忿忿 语气隐含的另外一丝味道,他完全可以感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