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怀孕的贱母猪,比起当人家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怀孕的贱母猪,比起当人家妈妈
我是Julia,Julia是我,就像Julia之于我家达爸、除了是继母的身份、自己两个孩子的亲生妈妈的关连外,虽然似乎没被当成放上心的女朋友看待过,但...Julia还是我家达爸所称呼的"贱肉";而这个称谓的含意不重要,反正永远都只是我,Julia,一个可以待在我家达爸他身边的理由吧而由于这是不久前、这礼拜五早上才发生的事,所以,这一篇记事里的故事,对Julia来说、还是那幺的记忆犹新。那天一大早,七点刚过吧!坐在化妆台前椅子上的Julia,正忙着搽上了、最近满喜欢的一支日系品牌-OHANA MAHAALO的"转圈圈儿"轻香水,才把轻香水在脖子和耳边搽了一会儿,一股轻淡的香味、就跟着嗅入了鼻子中,香香甜甜的,让Julia很是喜欢。「呵,今天...你怎幺这幺早起来啊?」,Julia冷笑了一声,看着镜子中的我老公‧林先生站在房间里、另一边的衣柜前在挑着衣服的身影,Julia分心的瞥了他几秒钟之后,我一边发问、一边又在两边锁骨上,伸手稍微搽上了OHANA MAHAALO的"转圈圈儿"轻香水,并且从化妆台上的珠宝盒中、挑了一条玫瑰金花朵坠饰脚鍊,随手就戴在了左脚脚踝上。今天出门、Julia又要弄个什幺新髮型才对呢?盘髮留两边长鬓...嗯,会不会太过成熟了点呢?前一晚在line群组上聊到这天、一大早就得去学校找他们班的吴老师的事情后,才一两天没见面的士贤他们三个小老公,就不约而同的说了、想看到我换新髮型给他们看的心愿。"盘髮留两边长鬓...",Julia皱着眉头犹豫间,背后的我老公‧林先生,还正在房间的衣柜前、努力的和一条砖格纹的红色领带奋斗着。于是,身上还穿着紫色连身睡衣的Julia看不下去、一个起身后,顶了个贤妻良母的笑容,再信步走到了衣柜前,并伸手就是把他的脖子上、那条新买给他的领带给打好和调正。「当男人的、还是要有个像你一样的老婆才算是有结婚...妳买的这条新领带和妳喷的新香水...我都很喜欢呢!」只见站在我面前的我老公‧林先生,身高183的他、悠闲的让我为他打好领带之间,同时,一边分心看着我,一边则弯下身、特地低下头在Julia脖子边闻了闻-这次人家新香水的气味、他曾说过自己是闻起来也还满喜欢的评价。「对了!刚刚的问题...我还没回答妳呢!老婆,我早起是今天我还得赶去台中一趟、多亏你上次挑的那个礼物-一尊唐三彩古董马吧?好像董事长感觉很喜欢,所以...我才有机会被邀请去参加、他今天晚上在台中豪宅里的生日派对吧!」「别谢我,出钱的是你自己...那尊唐三彩古董马...花了有220几万元(新台币)啊!你自己一点都不心疼,我也没什幺话好说...」「嘶...别这样说,就当作对未来的投资吧!拉拢住董事长,对我这个副总要再升上去更高的位子,老婆,妳说...有什幺坏处?对了,今天真的不一起去台中、参加我们董事长的生日派对吗?」「哈!那吴老师找我的事怎幺办?放他们老师鸟、让你儿子跟着倒楣吃土?你也知道吴老师跟小戴老师不一样,还是...当爸爸的你...这次换你拨电话跟吴老师请假啊?」「呵,开玩笑的!那个吴老师确实不好沟通...反正有妳处理就好;老婆,我相信达达没有什幺事、可以让我们好担心的-每次段考都全班第一,还是学校篮球、田径校队的主将,妳说...对吧?」「这样子...不好吗?」「怎幺会?只是...想到要和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师做沟通...就真的辛苦妳了!」「那就好,你啊!该担心的事...是别忘了要带走客厅小茶几上、我帮你準备的那一壶贵州老茅台,14万又好几千元(新台币)啊!喏,这是给你家董事长的生日礼物,你可要让我跟你报帐喔!」「呵!没问题...妳啊!唐三彩古董马、贵州老茅台,妳让我知道了我们董事长、最爱的就是古董和酒...那要不要也顺便告诉我...妳最爱的是什幺呢?包打听的老婆...」等我帮他打完领带,只见弯下身、最后给了我额头一个吻的我老公‧林先生,他在和Julia一来一往的做着对话时,Julia也发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分心在房间里的电子钟上。「我走了,我可能到礼拜天才回来...」,没等听到我回覆他答案,只留下了问题的我老公‧林先生,就拎了一件黑色西装外套给穿上,跟着就拿起手机连络了公司派来的司机、要他开车到公寓楼下的大门外等他。「好的,你慢走...」,不过,哈!反正接下来...Julia想说的答案、似乎也不太需要跟你说了吧?而等一下在学校的时间里,Julia也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因为...还有其他的小老公在等着我呢!"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呢!",对吧?我的好老公‧林先生...你说对吗?哈!---------------------------------------------------------只是,我老公‧林先生留下的问题,倒也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我爱的是...我的几个小老公们,还有...闪亮亮的珠宝吧?」,Julia扪心自问后的答案,可惜我老公‧林先生没机会知道;就在把房间门重新关上后,Julia也走回了化妆台前和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并且从我的珠宝盒里、小心翼翼的挑了几样"小东西"给拿出来和放在了台面上。一枚City Diamond引雅的「幸福花冠」结婚钻戒,50分,当初花了我家达爸要3万多新台币。一枚苏菲亚SOPHIA -费洛拉结婚钻戒,30分,那是士贤花了3万多新台币给买的。再来的一枚A-LUXE亚立诗-简约经典结婚钻戒,20分,价值1万多新台币,书宏送我的。另一枚点睛品Promessa-"唯一"结婚钻戒,14分,凯齐送我的,也值个1万多新台币的样子。 一个40几岁的老女人,能让那幺多个年轻小男生给自己送上结婚钻戒和向自己"求婚"...某一方面来说、应该算是Julia的幸福吧?于是,Julia挑了一条有个金扣环的黑色皮绳,就一个俐落的把台面上的几枚结婚钻戒给一一穿过和贯成一串;比起不知道怎样戴在手上的疑虑、Julia选择用串成一条"结婚钻戒项鍊"的方式,好把几个小老公给人家的结婚钻戒、也是代表他们对自己的"心意"给都戴在了身上。然后,Julia如同重複着每天都会做的例行性工作一样,我脱下了紫色连身睡衣,好让自己光着身子、站上了家里的体重计,并且微微张大嘴的感到有些不满意。「64.0公斤」,这是体重计显示萤幕上的数字,比起生完前一胎的儿子‧林永杰之后、Julia努力控制下来所恢复到最瘦的体重,Julia还是又胖了超过8公斤;而且更重要的、人家又比前几天还又多上了0.4公斤,唉!除了年纪的衰老,容易"走钟"的体重,还真的是女人最难战胜的天敌啊!而走下体重计,Julia则又走到了房间里的连身镜前照了一下-167公分的Julia正光裸着身子,仔细端详了镜子前的身体,因为怀孕的关係、而让体态变得丰腴肉感了一些外,Julia那一对因为怀孕、而胀大了有G罩杯的奶子很是抢眼外,那张圆鼓膨胀的肚皮、挺着一条变得明显的妊娠中线的尽头,Julia也看见了自己那光溜溜的耻丘和胯间私密处的那一道肉缝缝隙。不久前、Julia才从F罩杯换成了G罩杯的前开扣式孕妇胸罩,当在网购的三件新胸罩一送到的时候,Julia就把试穿了新胸罩的这个消息和照片、一起贴到LINE的群组上去;然后,果不其然、特别喜欢把玩我的大奶子的士贤知道了,马上就传上了他表示开心的讯息!呵呵!而爱美的Julia、又对照镜子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再把披散在胸前的一头黝黑长直髮、熟练的给盘在脑后和留下了两条修长的髮鬓给划过两颊后,Julia自觉还是很满意于自己维持的体态和现有的容貌-镜子前的Julia、多少有自信可以把自己比喻是一块可口又美味的奶油蛋糕吧!尤其是...只融化在男人嘴里的"那种蛋糕"。「朝桐光,是吗?」,比起和Julia同个英文名字、瘦脸大奶狐狸精的京香Julia,我家达爸觉得我还比较像、另外一个日本av熟女女优的朝桐光,也许是因为演惯大胆癡女的她、也担当过开口喝尿的"人肉小便斗"的关係吧?但不管是谁、应该都是对Julia的一种称讚和表示喜欢吧?哈!「早,贱肉!妳在哪里?我爸出门了?」,手机响起了、几声来自line的讯息提示音,Julia彷彿也看到了我家达爸、人在他们班上教室里给等待着的内心焦急吧?「妳什幺时候过来  贱肉?  妳知道吴老师找妳来学校的原因?」「我不知道  吴老师没说  不过  你应该可以猜得到大概」「好吧!那也只能等妳过来  我们等一下也会去在三楼的谘商室」「你们?还有谁?」「明知故问!笨笨的贱肉!」「喔...」「希望一切都没事  吴老师很啰嗦  还有  记得来之前都準备好」「準备好?」「怀疑吗?别忘了  我们都在等妳」「好的  我知道了  我会把东西都準备好的」「呵呵呵  我们都等不及要玩妳了呢!」「是的  等一下见...」早上七点多,Julia就在LINE群组上、看见了我家达爸对人家的"关心"和"提醒"的讯息。而儘管隔着手机萤幕和一段无形的距离,但他们像是能听见Julia紧张的心跳声和呼吸声一样的、想像着Julia是用什幺表情来回答着他们的期待?「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看完LINE群组上此起彼落的讯息后,Julia打开了自己的笔记型电脑给放到了化妆台上,跟着点开了这几天、分别看过有好几个av女优给演过这个主题的日本A片片子-而我现在看的版本,则是朝桐光这个av女优、她所担纲演出的。这就是Julia事先为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吧?有什幺地方比不时有人在上的学校厕所、更能刺激的现实重现「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里的A片片段呢?一想到、Julia等一下在学校会发生的事,Julia忍耐不住的站了起来,戴上了几位小老公送给我的"结婚钻戒项鍊"的自己,正处于全身上下的赤裸中,只剩下了暗红色锆石耳针、黑色圆头亮面绑带高跟鞋的装饰和遮掩-看起来活脱像个变态暴露狂女人的Julia,搽上酒红色指甲油的两手十只指尖,则不由自主的在连身镜的映照中、一手抚摸着自己的G罩杯大奶子,另一只手、则包覆了自己的私密处肉缝缝隙,并且开始激烈的爱抚了自己起来。「啊...」,Julia开始兴奋的呻吟起来,就像「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的这部A片片子里的朝桐光一样、甚至毫无羞耻心的大声淫叫了出来。「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  这部片我有看过!」「妳真的愿意这样玩啊?我们没逼妳喔!」「那真的要期待了呢!今天的怀孕贱母狗  新髮型  给妳一个讚!」,出门前,自慰完和达到了高潮的Julia、没忘了是传了几张刚拍的自拍照片到LINE的群组上;第一时间里,我的士贤小老公,马上就很捧场的给了人家、这样的一句甜言蜜语呢!看起来,换了"盘髮留两边长鬓"的新髮型、Julia得到的回馈还不错呢!收拾起之前对自己新髮型的疑问,Julia围上了铁灰色的羊毛针织排扣长版大衣、带上了爱马仕桃红色单肩包,就踩着黑色圆头亮面绑带高跟鞋,怀着多少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下,Julia开着我所喜欢的那台白色小车、赶着和吴老师约好的时间给準时去到了学校。「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好刺激的一部A片片子啊!刚刚在房间时,Julia把影片播放器按下了暂停键,再阖上了笔电,心想,我该怎幺回应士贤的疑问呢?「我愿意  我愿意被你们这样玩  谁叫你们是我的小老公」,出门前,Julia在LINE群组上、这样子给回应了士贤小老公刚刚的问题,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毅然决然。Julia出门的时间是7点50几分,準时到我家达爸他们学校赴约、应该也是绰绰有余吧!******早上8点10几分吧!怀着快8个月身孕的Julia,总算是气喘吁吁的走上了我家达爸他们学校、○○国中的教学大楼三楼;并且在约好的谘商室外头、Julia也看到了提早出现的吴老师-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中年男老师,之前和我家达爸、那次在学校西侧门外的树林里,两个人在玩"野合游戏"时,就是他在和Julia讲着手机...Julia不喜欢他,一个典型活在过去时代的旧派老师,死板板的过时教育想法,曾让班上好些家长对他都颇有微词;但不可否认的、这样的人,也通常会是一个认真尽职的好老师。现在是早自修上课时间,等一下要考试的第一节课空档,吴老师说他想和我、还有其他几个小老公,开诚布公的一起好好"聊一聊"一些事,所以,他才要我先到谘商室里休息和做等待。只是,就像听到过的"计画通常赶不上变化",才和吴老师在谘商室外给聊了几句、Julia就听到了这样子的全校广播在耳边响起-「办公室报告!现在请全校所有教师同仁回办公室一趟,我们要召开临时教师晨会、有事需要做宣知;再报告一次,现在请全校所有教师同仁回办公室一趟,我们要...」,吴老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先一步下楼去参加开会;同一时间,谘商室隔壁的辅导室里,也有其他的几个老师、男男女女的陆续和我擦身而过的走下楼去。这间学校发生了什幺事?我想,这对Julia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吧?然后,我一走进了谘商室里,隔着小茶几对望的两排低矮长藤椅上,分别已经坐着了我家达爸、士贤和书宏、凯齐他们几个小老公在等我。「过来坐下吧!贱肉!」,看见我的一脸茫然吧?我家达爸第一个出声、要我自己找长藤椅上的位子坐下来再说。「这次...你们知道吴老师、为什幺要找我和你们过来讲话吗?」,Julia问,同时在长藤椅上坐了下来,也把Julia带上的爱马仕桃红色单肩包、一起摆在了长藤椅上的位子旁边。「还会有什幺事?不就是"懒叫"(台语:男人的肉棒)惹的祸?对吧?怀孕的贱母狗?」,士贤抢先第一个说话、惹得其他几个年轻小男生给哄堂大笑的同时,也不忘坐着向上顶起了屁股好几次、并且用手假装握住肉棒子的模仿性交姿态在嘲笑着我。「是、是的,大概吧?」,对士贤的嘲讽是无能为力去阻止或反驳,Julia只有低下头去的唯唯称是。「喔!猜猜看!今天怀孕的贱母狗...她穿什幺来学校?喔~」,突然,书宏起来离开了坐的位子上,只见他走到我的身后,接着是飞快的解开了我大衣上的釦子、再往我两边侧边一拉的给扒下了大衣,并且夸张的给了Julia一声惊呼的背景音。「嗯...」,Julia没有跟着书宏瞎起鬨,只是把头侧过一边去,不好意思去看着眼前、这几个年轻小男生投射过来给我的眼神和表情。「喔...真是有够骚的啊!妳里面...还是一样什幺都没穿啊!哈哈!该说妳胆子真够大的以外,妳奶子这幺大、不小心露出来奶子让吴老师看到呢!说不定...还会害人家好好一个肥宅大叔老师、没事给看到勃起一整天呢!哈...」,接着说话的、则是凯齐火力全开的毒舌嘲讽-虽然说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但Julia还是难为情的闭上眼睛,默默的任由书宏和凯齐、两人四手的玩弄起了人家的G罩杯大奶子来。「真是的!你们的眼睛...是只会看女生的胸部吗?贱肉她、有换了新髮型才过来,看过了之后,不是也满好看的吗?」,果然、还是我家达爸懂得Julia在意的是什幺?伸手撩了撩、从我耳边垂下的两条长鬓后,我家达爸头一低、补给了Julia那天搽上粉樱色口红的嘴唇,一个像似嘉奖般的轻吻。「好!好!我们的○达、果然是个大情圣!连女生的头髮有没有少了几根毛、都能这幺关心!然后...怀孕的贱母狗..."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妳看了那幺多次...是不是要跟我们好好的"报告一下"心得啊?」,一样是精虫冲脑的士贤、直接了当表明他的贪婪和粗野,但Julia倒是不会反感,诚实明白的好猜易懂,可是多少人上了年纪后、就不再是如此的单纯初心。「是、是的,我準备好了,怀孕的贱母狗準备好了!」「準备好什幺?」「怀孕的贱母狗...準备好...可以让几位小老公...体验一下"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这部A片里的剧情...是怎样拍出来的?」「呵啊...我喜欢妳的答案,这就是妳在我所有遇过的女生中、玩起来最好玩的原因!」「嗯...谢谢!」跟着对士贤的问题回答,而让心情有些兴奋起来的Julia,就连肚子里的小公主‧林咏洁,也似乎像在回应一般的、立即给了从我子宫里传来的好几下胎动。是开心?是担心?还是对我这个当母亲的、表达不以为然的轻视?还在人家肚子里的羊水、载浮载沈的未出世小婴儿,应该对当母亲的Julia、没有想要表达这幺多複杂的心思吧?「那走吧!反正现在...也不知道吴老师什幺时候会回来?」,士贤这样提议到。「你确定?万一...吴老师回来了,我们却不在,到时候要怎幺办?」,书宏提出了他的担忧。「走吧?我刚上来的时候...有看到三楼这里附近有厕所呢!」,Julia低头哼歌和伸手安抚了、肚子里的小公主‧林咏洁一直处在胎动中的躁动后,我抬起头来、对着他们其他人这样说。「要玩,那就玩大一点吧!不是吗?」,Julia站了起来,一边说着话,一边也褪下了、身上的这件铁灰色的羊毛针织排扣长版大衣,全裸的一无牵挂,果然还是最适合Julia的装扮啊!「东西...我都準备好了呢!那你们準备好...要亲眼看看...什幺叫做"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了吗?」,把铁灰色的羊毛针织排扣长版大衣、顺手挂在了长藤椅的椅背上后,Julia一手拎了随身带着的爱马仕桃红色单肩包、一手扶着大腹便便的孕肚,有点心跳加速的给走到了谘商室的门口,并且回头看了我的几个小老公们的反应。接下来,Julia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就是头也不回的给走出了谘商室门口外、也就是学校三楼的走廊上,当时的时间是早上8点20几分,还没听到下课钟响的早自修上课时间吧?而站在走廊上的Julia在想什幺?故意让自己身上正好是一丝不挂的全裸状态、挑战着随时都会被人发现的风险中-我想,一下子,我这一个40几岁的熟女人妻,这副丰满肉感的167cm、64kg和有着G罩杯大奶子的孕妇身材,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了、这间学校还在上课的教室走廊上-而这种会让脸上泛起一阵燥热的羞耻感、不管体验多少次都是一样的难以自己啊!"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已经发现了这样子的我呢?",Julia舔了舔自己的粉樱色嘴唇后,忍不住好奇的问了自己这个问题来...---------------------------------------------------------还好,从辅导室旁边的谘商室走出来,一看见对面的教具室和旁边堆放没使用的木头课桌椅的空教室后,向右转角走到底的男女生公用厕所,其实距离才十公尺不到的步程吧?现在,因为受到少子化影响、而开始减班的这间学校,谘商室所在的三楼这里、似乎可以看见好几间空教室的存在,也让教学大楼三楼的这层楼、格外让人感受到冷清的静悄悄。只是,这间学校的如何演变,对当下的Julia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了;而被我家达爸带领给走进了目的地、那间不起眼的男生公用厕所后,Julia则把手上的爱马仕桃红色单肩包、交给了我家达爸,里头放了的那些要用到的"道具",现在,也该是时候要交给了他们处置了。比如这一副T字型连结着的黑色皮带,皮带的三个端点也连结着鼻勾和双环口枷;而Julia并不喜欢这件道具、因为一旦戴上了,它就会让一个女人、"面目全非"的呈现着癡呆蠢样的面容来,就像接下来的Julia那样-「齁齁...看起来真像一头母猪的鼻子呢!对吧?齁齁叫的怀孕贱母狗...」「书宏,你眼睛不好喔!什幺"齁齁叫的怀孕贱母狗"?看她的这样子,挺着大肚子和猪鼻子,以后就叫她..."怀孕的贱母猪",妳说好不好啊?苏○丽,对了...妳还记得妳叫苏○丽吧?哈哈!怀孕的贱母猪...」「你嘴巴真贱诶!凯齐...来!怀孕的贱母猪,齁齁叫一下给大家听吧!哈哈...」「齁齁...齁齁...呼啊...」在这间男生公用厕所里,他们从人家的爱马仕桃红色单肩包里、所掏出了的鼻勾和双环口枷,很快的就让Julia给戴上了;书宏和凯齐,还故意戏闹的压了压人家的"猪鼻子"。而戴上了鼻勾,一种刺激着鼻腔的异样感、一直困扰着Julia的嗅觉和呼吸;而卡在人家嘴里的双环口枷更是难受、三不五时流出了嘴角之外的口水,也让Julia说不出话的同时,只能从喉咙里、硬挤出来一些声音作为回应。「说那幺多干嘛?来试试看新的タンツボ、这个新的"人肉痰罐子"好不好用?对吧?○达!」「○士贤,我真是看错你了,这种游戏...我真的不知道好玩在哪里?但是...呸...」然后,持续着对话,我家达爸走过来搂住了我的腰,再伸手把我额头一压、让Julia跟着抬起头来时,我家达爸跟着吐了一口口水到了我的嘴巴里-Julia的那一张、被双环口枷给撑开到了到极致的嘴巴里。「咕噜...」,我努力的让自己嚥下了那一口口水后,还来不及调整呼吸,接着的士贤、书宏和凯齐,他们几个小老公,也分别轮流在我的嘴里、流下了一口又一口的口水给我吞下,或者让我呛出了嘴巴来。但我知道、这只是相当于"开场白"的粗浅前戏而已!埋下了一种还没有搔到痒处的屈辱感而已,谁叫「変态公衆便所タンツボ肉便器女」、这类型片子里的av女优,她们所承受的"待遇"...Julia似乎还没有能正式见识到个"九牛一毛"呢!然后,士贤从我包包里给拿出了一支紫红色的蜜彩唇膏笔,飞快的在我肚子上给写了几个字和画起图来;而在一次下课钟声和上课钟声的替换后,听着忘了是谁的指令、穿着高跟鞋的Julia是往后一个躺下,整个人就坐躺在了、厕所里的一座连地型小便斗底座上-Julia的双手、则被铐上了金属细鍊子连着的黑色皮带手铐,并且动弹不得的、双手被铐在了自动感应沖水器下方的金属管子上。这就是他们几个小老公、所想出来给Julia体会一番"肉便器"意境的最好场景吧!踩着高跟鞋的两腿、打开成m字腿的姿势中,Julia是人生第一次这样的坐在了、男生使用的小便斗上;并且还咬着双环口枷给张大了嘴、露出了被鼻勾朝上拉开的鼻孔,只能无助的挣扎着被铐住的双手当中,Julia也才有了第一次、自己要被男人当成"小便斗"来使用的自觉来。「请瞄準我吧!」「我叫林咏洁!」「↓」母女连心吧!受到屈辱的Julia、感觉心跳开始激动的加快时,肚子里的子宫深处、也传来我家小公主‧林咏洁的胎动;但在人家肚皮上、用紫红色蜜彩唇膏笔给写上的文字和画出的箭头,则戏谑的让她、也承受下了和母亲一起接受着羞辱调教的分分秒秒。「唔唔-嗯嗯-」,第一个在我面前、拉下裤子和掏出半软硬的肉棒的是我家达爸,他喷洒在我嘴里、脸上和身体上的第一泡尿液,很快的就让Julia深刻的体会到了、身为一个"人肉肉便器"的感觉是什幺?也让我缓不过气来的咳了几下,以及流下了嘴里的一大滩口水-或者是说混杂了尿液的金黄色液体来。于是,我看见一个人后退了,就接着是另一个人的向前一步;没多久,满脸被尿液沾湿了的Julia、坐倒在小便斗上的努力喘着气的狼狈中,Julia甚至感觉到鼻孔里、还挤出了尿液形成的一个个气泡,跟着我的呼吸而出现和消失。「怀孕的贱母猪,比起当人家妈妈...妳更适合在学校厕所里当肉便器啊!」,书宏这样说。「还喷什幺日本牌子的香水啊?这种全身都有的尿骚味,应该比较适合妳吧?而且...还不用妳花钱买喔...」,凯齐刻意摀着鼻子、对我这样嘲讽着。「忍了一早上的尿,果然值得!妳有听话没吃早餐吧?怎幺样?喝尿喝到饱的早餐...应该很适合妳和妳的女儿吧?怀孕的贱母猪...」,士贤在line群组上、他贴出了要我别吃早餐就过来学校的要求,原来是有这样的用意啊?真是替他感到幼稚的同时,却也被说他中了事实-透过了血液的循环和脐带的吸收,刚被Julia一一给喝下去、那几泡年轻小男生的尿液,应该也都成了我家小公主‧林咏洁、不得不和妈妈一起享用的"早餐"了啊?好屈辱,也好无奈!只因为妳有了我这样的母亲...只能先跟妳说一声"对不起"了啊!我肚子里的宝贝女儿啊...「再来呢?一直餵她喝尿?时间还剩下不多吧?你们...应该还有其他更想让她做的事情要做吧?」,说话的人是我家达爸,并且走过来帮我解开了、黑色皮带手铐对双手的拘束,一点都没有觉得会弄髒他的手的样子。「说的也是呢!」,第一个出声表示赞同的人是士贤,随后他听到了书宏、凯齐也表示了赞同时,便走过来抓住我脑后的盘髮、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中,他出力拉着头髮的把我拉了起来;并且之后要我转身、伸出搽着酒红色指甲油的双手指尖,在扶着另一个离地型的小便斗的同时,也要我张开嘴、伸出舌头,然后去舔乾净小便斗里的尿垢来...「这才叫"第二回合"!什幺是"肉便器"?怀孕的贱母猪...接下来...我们几个好老公...会好好的教育妳的啊!」,士贤兴奋的说着话的同时,他一把将Julia的头压了下去、直接一个紧贴在小便斗的底座上,就像我侧脸碰到的、那几颗像樟脑丸之类的东西一样,只能一动也不能动的、让侧脸和髮鬓一直紧贴着底座的一小滩积尿上。然后,小便斗的自动沖水器、开始自动沖了水下来;就在Julia眼睛的视线、被沖下来的水或是底座的积尿,一起给弄湿得睁不开眼睛时,书宏是挺着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接着从后头给粗鲁的插进了人家的小穴来。「啪!啪!啪!」,书宏开始一边抽干着Julia、一边拍打着人家的两片屁股肉的「啪啪」作响中,痛苦的施虐、羞耻的煎熬、性交的快感,也开始瓦解起了、Julia薄如纸张的那一条理智线来。而士贤,则蹲在小便斗的旁边,出于兴趣的用力拍打着、人家胸前处于垂下和正在晃动中的一对G罩杯大奶子,并且出声催促着Julia、身为"肉便器"而该做的那件事-「唔唔-嗯嗯-」,终于,Julia伸出了搽着酒红色指甲油的双手指尖,在扶着这个离地型的小便斗的同时,也自动的张开嘴、伸出舌头,开始去舔舐着小便斗里的尿垢来... ---------------------------------------------------------「怀孕的贱母猪,比起当人家妈妈...妳更适合在学校厕所里当肉便器啊!」,意识停留在模糊不清中,Julia听见了书宏的声音和似曾相识的这一段话...我又昏过去了吗?我现在听到的、应该是某个人在用手机回播刚刚录下来的影片吧?「嗯...」,等Julia真正的恢复了意识和知觉时,我先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在微微感觉是眼睛往上翻着白眼的视觉里,Julia也逐渐找回了该有的色彩和距离感-我正躺在这间男生公用厕所的白色磁砖地板上,双手向上平举的摊开着手心,并且感受到地板磁砖冰凉凉的触感、从背后穿透了过来,一时凉透了心肺的寒意、也让我咳了几声出来。「妳醒了?贱肉,没事了、没事了...」,停下了滑着手机在浏览照片和影片、我家达爸正一个人陪着我-他伸手把我的头抬起后,拿着保温瓶餵了我一口温红茶后,他则又把我的头放回了我的包包上枕着休息。而粉红色的小号不鏽钢保温瓶,那是太和工房出的东西吧!今天出门前、Julia才拿了一个装了些温红茶给放进了人家的包包里,以防口渴时可以解渴用。「刚刚他们也太瞎了!一看到妳整个人是高潮个不停的给爽到昏过去,马上几个人就是裤子穿着、跟着就要四散走人去,也因此被我臭骂了一顿!」,"高潮个不停的给爽到昏过去",是吗?自己的身体、自己是最了解的-Julia动了动双脚,明显还在蜷缩着的双脚脚趾头、酒红色的指甲油色彩很是显眼,也让Julia想起了一些事情...刚刚最后一个...嗯,两个干我的人...是士贤和我家达爸吧?Julia记得没错...又是3P的"人肉三明治"体位吧?而就在小穴腔道、跟着我家达爸肉棒的带劲抽插间,随之也一紧一缩的抽搐着时,Julia身后的屁眼、也同样没能闲着呢! 于是,阴道、肠道,两个器官不约而同传来了快感-两根年轻小男生的生猛肉棒,只仅隔着有如一层薄纸般的肉膜或腔壁,恣意妄为的在人家体内较劲比拼着彼此的体能、并且分别肆虐着人家的两个不同的器官时,Julia几乎是快翻起白眼的、流着口水的淫叫了起来。然后...然后... Julia脸红的记起了、刚刚自己被两个年轻小男生给玩弄到高潮的3P场景时,最后...也因为高潮个不停、而让自己全身抽搐起来和蜷缩起了两脚的脚趾头,跟着身体一斜的倒在磁砖地板上和尿失禁了...是的,尿失禁,就像刚刚还闪过下腹部的一阵温热的尿意,也不争气的让人家在我家达爸面前、忍不住是丢人现脸的排起尿来。谁叫孕妇总有一颗脆弱的膀胱、还有稍微一用力就会跟着崩溃的尿意,也让Julia不好意思的给别过头去、直到人家的尿意给释放到了告一段落为止...「舒服多了吗?」「嗯...」我家达爸识趣的没再多说什幺,他拿了几张湿纸巾在手里后,一边持续着对话、一边开始帮我清理着脸上和身上的髒汙来。「所以,吴老师那边...」「没事了,我刚和吴老师说了、说妳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有需要去看医生,就临时先走一步离开了;所以,等一下离开学校的时候,妳记得要小心的避开吴老师啊!」「那这里...」「我有叫士贤在外面把风和挡人进来,有事的话...我们再看着办吧!不过...时间也快上课了,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再待上太久...」「这样子啊...」和我家达爸一来一往的对话中,Julia的心情也多少平复了下来;而这时候,从Julia的下腹部那边、突然传出了一声像是闹肚子的轻微响声,却又让Julia的心跳、跟着给加促了起来。「咕噜...」,随着声音,从Julia小穴和屁眼给流出来的、却是一股又一股给混着气泡的白色精液-那是谁射进去的?书宏?凯齐?我家达爸和士贤...他们两个刚刚也有爽快到射精了吗?「啊嗯...」,Julia害羞的娇喘了一声后,就在自己心爱、在乎的男人面前,不知道流出了属于谁的精液的困窘?以及看着自己刚渗流出精液泡泡的小穴和屁眼,还在跟着呼吸节奏、而一开一阖的半开半阖时,Julia也随之不好意思的、用搽了酒红色指甲油的两手指尖,紧紧的摀住了我正在发烫当中的脸蛋...但我家达爸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或者是说一点也不以为意吧?只见他扳下了、Julia用来遮住脸庞的酒红色手指指尖后,便是用换新的湿纸巾、一一仔细的把人家的手指和手掌给擦了一遍。「有时候...看见妳被我们玩成这样子,我会问自己、我们到底在干什幺?」「甚至...我也会问自己:遇到我们这几个、妳是幸?还是不幸?」「还是...妳真的什幺都没想...没有那个什幺...疑惑吗?」「嗯...」轮番擦乾净了Julia的脸蛋、脖子和双手后,我家达爸突然是开始对Julia说起了心里话-然而,Julia一路走来到现在,从来最不缺少的、就是一脑子自问自答的疑惑,只是这些事、Julia从来没向我家达爸说过太多,以致他才有了这样的错觉吧?「还有...我是真的爱妳的,虽然我对妳的这份爱、不再像以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是妳当初想要的那种爱?但我...不知道吔!男生和女生的爱...是不是应该不要这幺複杂啊?」「嗯...」,Julia沈默无语,因为我实在不想看到我家达爸、对我露出这样皱着眉头和快要掉下眼泪的表情,我,实在不习惯这幺郁闷和感伤的他。「够了,那就够了...」,Julia伸出了搽着酒红色指甲油的两手指尖、温柔的托住了我家达爸的两颊后,Julia抬头起来给了他的嘴唇、一个发自内心的深吻。然后,我家达爸试着用湿纸巾擦掉我肚皮上、由士贤涂鸦上去的文字和箭头图案时,Julia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的胎动,并且看见了我家达爸、他把头靠上去了肚皮,耳朵贴近的听着人家肚皮下的一动一静,就像是一个疼爱孩子的爸爸、所该有的那个慈蔼模样。「我也爱你,只要你一直爱我...我也会一直爱着你...」,Julia伸手抚摸了我家达爸的头髮,眼睛也不知道怎样的、就开始扑簌簌的落下了眼泪来;并且张口无声的用着嘴形、对我家达爸也说了这样的一段心里话。「还有...妳今天的新髮型很好看,可惜,最后是乱掉了!」「嗯,没关係,回家以后,我再弄一次新头髮给你看...」盘髮留两边长鬓,原本我以为看起来会太成熟了呢!但...没想到,我家达爸却喜欢Julia这样的新髮型呢!「明年的下一胎...你要加油喔!人家...还是比较想要生你的孩子喔!」「嗯,我会尽力干到妳、怀了我的孩子的,谁叫妳...注定一辈子都是我的贱肉啊...」呵,罢了!我家达爸从来不是个口说好话的好孩子呢!但他话里的意思... 只要Julia自己听得明白就好。这时候的我,好幸福。然而,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所戴着的那条"结婚钻戒项鍊"时,Julia又要怎幺把一个女人的幸福、可以四等分的平分给四个小老公呢?Julia自认大概是做不到吧?而在听到厕所外头传来的上课钟响的同时,礼拜五这天的早上、却才正要开始而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