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女戏母 1-9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戏母 1-9
 第一章~第六  「青儿,把这个护符带上,是妈专门给你求来的。」  「好的呢!」  「还有这个玉手镯也是大师开过光的。」  「妈,这玉手镯太土气了吧,配不上你眉清目秀的女儿呢!」  「那麽大了怎麽还这麽傻兮兮的,这麽说被观音菩萨听到会生气的。那都不放心你一个人去那麽远的地方上学去。」  「嘻嘻!隔壁市呢!还没出省不远啦!」  「那是怕你这麽傻被骗了。」  「哪有呢!」  「到了学校外地男孩不要和他们过深交往,外地人坏。」  「嗯嗯!妈,你看还有要带的东西吗?」  「差不多了,明天妈再去给你求个香囊去。」  「妈…你快打住吧!我都有两个护身的了,不需要了。」  「才两个怎麽能够,越多越好,听话哈!你明天下午的火车,还干急」  「好吧!不过你要求个好看的。不要再那麽土气啦!」  「就知道好看,好用才是真好,也不知道妈平常怎麽教你的,看着挺乖的,老是耍小性子。」  董小青朝她妈做了一个鬼脸就跑开了。  董小青今年刚高中毕业,和闺蜜一起报了隔壁H 市的大学。从小乖乖女的董小青从未做过太过越界的事。对爸妈的话不说言听计从也是相当的顺从。  本来董小青会按照父母的意思,考读本市师範大学,将来做个老师,找一个本地男孩成家立业。  这样上大学也能照顾小青,将来又省的小青嫁到外地,不方便亲戚往来。  本来打算好的一切因为小青成绩稍差了几分,没有办法,报考了隔壁H 市的师範大学。虽然学校乱,差了点,好歹离家也不是很远。  她的闺蜜小倩,考的分数也没有多大选择余地,也一起和她去了同一所师範大学,让稍微不满的她有了一点安慰。  闺蜜小倩是一个思维开朗的女孩,高三就开始了处男朋友,男朋友正好是H市的。小倩打游戏认识的,学土木工程的一个大二帅哥,两人经常一起在游戏里面玩,一来二去就处成了对象。  对于去H 市小倩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平常高三忙着学习,自由时间太少,她男朋友来找她来玩,从来都是吃一顿饭逛逛街就要分开了,从来没有过长时间的恩爱缠绵。  暑假男朋友又去了国外度假,所以小倩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男朋友了,电话缠绵终究不会解决思念之情,只会日益加重。  小倩对于去上学当然是让提前几天就几天过去,因为他男朋友回国了。  而小青也是这样的想法,从小没离开过父母的怀抱,旅游也是父母带着,对于独自出去上学,她心里即迫不及待,又恐惧不安。  对于大学的向往和自由的追求,使她迫不及待的想早点体验下大学生活和脱离父母管教的自由。好歹有一个好闺蜜做伴,恐惧不安的心情就安定了许多。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灿烂的阳光,永恒的徜徉…」一阵凤凰传奇的歌曲铃声传来「餵!小青,你收拾好了没,姐姐我可是已经準备好了。」  一段干凈利索却又婉转柔和的声音,小青不用猜听声音就知道是好闺蜜又来崔自己。心想火车票是固定的时间,不知道她急什麽劲,看样她真的沈沦爱情海了,搞得她也心神慌乱。  「还没呢!我妈不让我去那麽早,要不是我使劲央求,才不会放行呢!」  小倩听到一阵娇滴滴的声音,含羞待娇,声声入耳,就知道和小青的感情线链接上了,窃喜,这丫头接姐的电话就是及时,是个好姐妹。  「不是姐说你,你这个乖乖女就没点主见,什麽都听你妈的,大学早点去,不然帅哥都被抢光了。」  「嗯呢!倩姐,大学真的谈恋爱老师不管吗?我妈怎麽不让我在大学谈恋爱呀!」  「那是你妈怕你被外地帅哥拐跑,嫁到外地去,真是死心眼呀!」  「我还是觉得我妈说的对,不过早点去大学先熟悉下也挺好的。」  「你可快点收拾,可别耽误姐的行程,姐是有男人的人,有人等着给你姐接风呢!」  「亲姐,你就放心好啦,我妈去给我求香囊去啦,一会吧!就回来了,就差那个香囊了呢!」小青安慰了一下躁动的小倩「行,不过你妈还真是信东西,要姐说那都是坑人的。」  「没办法啊!我妈从小跟姥姥学的,40年了改不了。」  「好吧!下午去火车站记得给姐感情连线。」  「嗯呢!吃过午饭我妈就送我去呢!」  寺庙这人,人很多,大学陆陆续续的开学了,为子女求平安的人很多。幸好小青的的妈妈春秀来的早,就是这样求完香囊已经中午了。  想起下午女儿的火车,脚下又快了几分。  好歹也赶在下午一点回到了家里。这时小青刚刚又接了一个小倩的电话崔她。  「小青,你妈回来了吗?」  「还没呢!我妈刚回了我的微信说在往回赶呢!」小青话里也带着无奈。  「一个破香囊你说你妈至于嘛!不都给你求了两个护身符了嘛!在带一个帅哥都被吓跑了。」  「好啦!姐,你先去火车站。我妈回来就赶过去,我家这离得也近。」  「那你快点哦!今晚有人给姐接风呢!你可的陪姐去。」  「知道啦!」  …  「妈你怎麽才来呀!火车都快赶不上了,」小青红着双眼,委屈巴巴的问道。  「是妈不好,人太多了,幸好妈去的还早点,不然今天宝贝女儿可走不了了。」  「妈!呜呜…小倩都等急了,我都和人家说好啦!呜呜…。」说着说着小青还是没忍住哭了起来。  「那麽大了,还哭,多让人笑话呀!快点拿行李,妈开车去送你,咱家去车站也就20分钟,2 点10分才发车,来的急呢!」  小青一听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就慢慢的止住了哭声。  「滴,滴,滴」  春秀带着女儿,一路疾驰,看着前面有点堵,就按喇叭提示了前车,前车也跟着按起喇叭,顿时路上「滴滴滴」响个不停。  小青急得探出来头左右瞧个不停。  「小青你看下前面怎麽了。」  小青急忙下车,向前跑了几步,满脸无奈和委屈的说:「好像前面出车祸了」。  小青白皙的皮肤上冒出细密的汗渍,鼻头上挂着几个汗珠通红的眼睛,看上去急得可怜兮兮的,令人心生怜心。  春秀来回望了望路边两侧,左侧正好有一条小路,不过是单行线,现在拐过去是逆行。拐过去走一段出来有一条大路,前行几里就是火车站了。  春秀看了看女儿的神态,手用力攥了一下方向盘。  「青儿,上车吧!妈带你走个小路。」  小青一听急忙上车。  春秀看单行车道没车过来,打转方向盘就一踩油门来了过去。  这时小青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小倩,你到了吗?」  「早到了啊!你到哪了呢?」  「路上堵车了呀!急死我了,」  「大姐你能靠谱点不?火车还有20分钟就检票了,你可快点,不能放姐的鸽子啊!」  「知道啦!」小青委屈的放下手机,看了看前面。  春秀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小青别急,穿过去就快到了。」  「碰…」  「啊…」一针尖叫对面急驶过来一辆车一个躲闪不及撞在了一起。  「青儿,青儿,你没事吧!」  「妈…,嘤嘤…」小青一时间抱头痛哭起来。她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  春秀看了看小青没事,刘赶紧下车看了看怎回事。  刚下车就见对面一个光着膀子的纹身中年从对面车里出来。  「你她妈的怎麽开的车,逆行不知道吗?逆行开车还乱回头?」春秀还没开口说话,对面中年人就骂骂咧咧的说了起来。  「你怎麽骂人呢!」春秀被骂的脸一红,知道是自己部队,就抓住对方骂人的错了。  「你妈的骂你怎麽了,不是在大街上我她妈的办了你,贱货。」  「你,你…」春秀本来是一个小学老师,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小青听到吵架声,心想是不是妈妈和别人吵起来了呢,也不顾的哭,急忙下车,看了看对面的中年男人,和自己混混同学一样的神态,就知道不是什麽好人。连忙扯了扯母亲的手臂。  「妈啊!…我们报警吧!」春秀经过女儿的提醒,才想起来,一般遇到交通事故要找交警处理。由于是自己逆行,心底里本想着逃避交通违规处理,私下处理一下,但是没想到对面如此不是善茬。  春秀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才想起今天自己穿了一身百花格连衣裙,身上没有口袋,手机放在了包包里。就回头去车里拿手机。  「狗日的贱货,撞了车还想跑不成。」中年男人看春秀回头上车上去了,三两步就走了过去,一下子把真在车上找手机的春秀扯了下出来。  「啊…」春秀一阵惊慌,朝九晚五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你干嘛!」  「青儿快报警!」春秀感觉自己脱不了身,怕持续下去会吃亏,赶紧让女儿打电话报警。  纹身中年听到说报警,动作猛然一顿,然后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春秀脸上。  春秀头发淩乱,裙子也在中年人的扯拉中挂了一个大破洞,双手捂着脸在哪呜呜的哭了起来。  「贱货,臭老娘妹就是事多。还她妈的报警。」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纹身中年看了看车碰的不是太严重,眼睛使劲瞪了瞪春秀。  「还她妈在那哭,快把老子把车挪开。」说完纹身中年就上了车。  小青也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这纹身中年太霸道了,丝毫不知道照顾女性,还打女人,看到自己母亲挨了一巴掌,小青心底竟然有一丝爽快,她自己还没有发现,就又被纹身中年的呵斥惊醒,「妈…你那没事,」小青看到在哪里,跑过去,抱着母亲也嘤嘤的哭了起来。  「你他妈的想死是不,还不赶紧给老子挪车。」中年人掏出来头又是一顿骂春秀这才在女儿的搀扶下起来,手稍微擦了擦双眼,上车发动车子,往边上靠了靠,还惊慌失措的撞到了旁边一个花店的展览花盆。  纹身中年把车开过去之后,突然停车下来,走到春秀的车前窗,敲了敲玻璃。车玻璃落下,纹身中,把前半身伸进车里,一把扯住春秀的头发,本来就淩乱的盘头这下子更乱了,春较忙双手抓住他的手臂。  「啊…你干什麽」春秀大喊道「叫你麻痹叫,今天老子有事,先饶了你,把你的微信给我,赔钱的事我们慢慢谈。」  「你先松手,手机在包里。」  纹身中年问声手猛地一用力劲,就把春秀的头压在了副驾驶座子上,春秀疼又是一声尖叫,用双手扯动他的手臂,可力气太小,手压着头纹丝不动。  他另一只手翻动着副驾驶上的一个包,很快找到了一个苹果手机。  「解开」  「这样子我没法解」  纹身中年还是抓着春秀的头发,仅仅是把春秀的头往上扯了起来,使春秀的脸蛋面相纹身中年。  春秀仰着脸,望了一眼纹身中年的兇煞样子,赶紧低下眼神,伸手接过手机按了下。指纹解锁,手机一下子开了。  「碰…啊」又一声尖叫,春秀的头又被按在了副座上。  这时小青看到母亲连连尖叫,慌了神,无助的嘤嘤大哭。旁边店里的店员也不敢上靠劝阻,但是比较人道了的拨打了110.「叫你麻痹叫,骚娘们。」纹身中年一个手操作手机,打开微信加上自己的,又拨打了一下自己的电话,再把通话记录删除。弄完这这一切又扯起来春秀得头,这次纹身中年仔细观察了一下春秀。  只见春秀樱桃小嘴,双眼迷离,白皙的脸蛋上有几个色斑点缀着,左边脸颊上挂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额头前的头发被泪水侵湿,淩乱的盘绕在额头。整个人脸部外观像是被强奸过后的神态,满脸的委屈和伤悲。  纹身中年顿时觉得一股火气沖下体沖向鼻头,他耸动了一下鼻头,扯着头发又把春秀的脸往前扯了扯,这时春秀不得不歪着头侧着脸缓解头痛,纹身中年低头就用嘴裹住春秀的樱桃小嘴。  「啊…」刚喊出半声,她就被一个舌头入侵到了口腔。  春秀刚想用手推开纹身中年的头,就被他的另一个手按住,用另一个手时,头部就传来一阵疼痛。吓得不敢在动弹半分,老老实实的被老公之外的男人品尝了柔舌圣涎。  纹身中年急急忙忙的体验一下,果然不错,心想老子的眼光还是很準的嘛!这小嘴用起来就是舒服,什麽时候能插进去就好了,有时间非的好好品尝一下。  想到这里纹身中年的口水分泌大增,他使劲扯了扯下春秀的头,这样春秀的脸和他有个高低差位,分泌的口水都一股脑的流进了春秀的嘴里,又被他吸住了香舌,迫于无奈全部吞了下去。  大约两分钟后,他松开春秀,用手拍了拍春秀的脸。  「给老子等着!」说完起身起身瞪了一眼周围的人,上车走了。  小青看见他走了之后,连忙起身跑向车里,缺见母亲趴在方向盘上哭着。小青打开车门做进去,轻轻推了一下她妈。  「妈啊!」  春秀这才擡起头,小青却见母亲嘴唇上下通红,周围全是口水。还是个雏的小青也不知道她妈这是怎麽了,只觉得她妈好惨的样子,心底深处又有一些爽感。  「小青,快报警,咱们遇到流氓了。」春秀慌乱的说道「妈…有人已经打了110 了」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这时一阵铃声传来。  小青看了一眼母亲…  「小青你怎麽还没到呢!都已经开始检票了。」一阵呵斥「我…嘤嘤…」小青本想解释一下的,听到闺蜜的呵斥声也没了心思。  「你到哪了说话啊!哭什麽呢!」小倩看了看候车室的钟表,急躁得娇怒起来。  「嘤嘤我…和我妈嘤嘤…,路上出点事嘤嘤…!」小青哭哭停停好不容易说完了「小青你竟然放姐的鸽子!」小倩气愤的都没问什麽事直接挂了电话,心里却想着怎麽和男朋友解释,说好的俩个美女少一个的事。  「滴,滴…」小青看了看挂断的电话,哭的更兇了。  母女俩人在车里各自哭了起来,一分钟过后,春秀连忙拿起手机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  刚才一系列的事故,纹身中年步步紧逼,让没经历过事情的春秀慌了神,对一个家庭来说,如此重大的事发生了,第一个通知的人应该是老公,然后才是看情况打电话通知交警。  「春秀,什麽事,我正忙着呢!」  「忙忙忙!一天到晚的忙,呜呜…你还顾不顾我们娘俩了啊!。」  春秀的老公正在工作,皱了皱眉头,心想一向贤惠的老婆今天怎麽如此无理。  「咋麽了,是不是发生什麽事了。」  「呜呜呜…」  春秀的丈夫听到老婆哭的很伤心,就觉得有什麽大事发生了,急忙问道:「家里怎麽了,今天你不是送小青上大学去吗?」  「呜呜呜…今天…」春秀哭哭啼啼的总算把事情说清楚,却刻意隐瞒了被强吻的事。  「给你说了多少遍,不让你信那,不让你信那,就是不听…」春秀的丈夫听到事故的因果,立马火冒三丈。  他一直反感老婆对于鬼神的跪拜,什麽事情都要先求求神拜拜佛,祭拜一下求保佑,然后再去实施。因为此事俩人不止吵了一次了。  「还哭,驾照都白学了啊!什麽情况也不能逆行啊!」春秀的丈夫抓住她的错又是一顿猛批,总觉得她不能让自己省心。  「对方都没让你陪钱,还不赶紧开车回家,交警抓住你就完了。」春秀的丈夫当知道对方没有处理就走了,感觉是碰到好人了。  「你吼什麽吼啊!他留我微信了啊!还……。」春秀见丈夫不安慰自己也发起火来,气的差一点说出被强吻的事来。  「先回家,离开现场,他回头找咱再说吧!别哭了」春秀的丈夫也慢慢平複下来心情。  他们俩口子结婚以来,每一次吵架都是春秀一发火,她丈夫就慢慢平複下来。形成了特殊的夫妻默契。  小青母女把车直接开到了修理铺,浑身疲惫的打车回到家中。  「小青,妈妈对不起你,别生妈的气,好吗?」  「我就说不让你去求,非要去求,也没保平安嘛!」  「别瞎说,今天的事怪妈,明天妈找个滴滴专车送你去好不好。」  小青想了想,觉得差一晚也没什麽,就是错过了小倩男友的局,有点对不起小倩。  想给小倩打个电话,又鼓不起来勇气,害怕小倩气还没消,就随她去了,没有了那个心思。  …  小倩气呼呼的拖着行李箱登上了火车,看着窗外远去的车站,小倩心神不安。她男朋友华安计划待着一个舍友一起去接小倩和小青,四个人两人一组,一起疯狂疯狂。  华安还专门找个借口叫「醉酒缠绵淫靡情,去尘破封登欲顶。」  小倩在恩爱缠绵中听得心欢意乱,恨不得待着小青直接闪现过去,赶紧和男友会面。  可如今就像打麻将,三缺一。这不是急死人吗?让她怎麽和男朋友交代,她男朋友又怎麽和他舍友说。  想到此处小倩心里也暗暗恨上了小青的母亲,真贱,你麻痹的佛,出事活该。心里默默想着一定要在小青面前狠狠的说落一下她母亲。  「小倩,你坐上火车了吗?」  「嗯,坐上了呢!」  「我现在就去车站等你去。」  「不用去那麽早啦!才刚发车不久呢!」  「我还在学校,离车站有点远,早点去会,可不能接不到我的小宝贝。」  「好吧!不过路上你不用赶太急。」  「知道啦!宝贝,亲一个」  「车上都是人哦。」小倩听到男朋友说羞羞话,脸一红,偷偷瞄了一眼周围,见没人听到,小声窃喜的回答道「我家宝贝亲我还不是应该的。」  「不和你说了,到了给你发微信。」  「好吧」  小倩不敢和男朋友说太多,一个是顾忌在公共场合,放不开。一个是害怕男朋友问起小青的事,觉得还是当面和男朋友说比较好,就草草的挂断了电话。